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升旗献词 重要讲话 > 正文

高2018級詩歌創作一等獎作品

浏覽:2967 發布:2018-11-06 來源:本站

十年

2018級1班 胡瀚月

如果雲靜止了

天空就是一汪死水的譚

如果時間凝滯了

曆史就是一面不朽的牆

 

城中央的十字架上

挂滿了不屈和堅毅的臉龐

圍觀的人群裏

冷漠霸占了眼底的善良

 

那用靈魂獻祭的烽火台

燃著用血澆灌的火光

裏面埋葬著人性和尊嚴

剩下的空殼在寒風中飄蕩

 

惡虎被放逐的時代

連青草都成爲獵物

原向山頂出發的腳步

剛剛邁出就被勒轉了方向

 

所謂右手是罪惡的源泉

空蕩蕩的袖口灑滿了淚光

生命變得尊卑分明

黑白在謊言中肆意囂張

 

牆頭的狗尾草狂熱的崇拜黑暗

妄圖把一切光明趕盡殺絕

但燒不盡的是種子

掩藏在土壤裏,等待綻放

 

當第一縷清泉滲透進幹涸大地

再沒有什麽阻擋它的發芽

黑夜逝去的那一刹那

陽光普照,冰雪融化

 

在子彈堆積的灰燼裏

孕育著民族最偉大的榮譽

那是文明的浴火重生

是給今天的沈重警醒

 

 

回家

2018級1班 唐钰茜

車燈

刺破了濕潤的夜幕,

顛簸亦抖不散這執著的光。

窗外

一片片寂寞的田原,

在秋雨中露出沈沈的睡顔。

 

攜著行囊,以及

滿身的浮躁和沈郁。

跨越一路仆仆風塵,

只爲了

叩響那斑駁的木門,

讓熟悉的話語和目光

溫暖一顆被濡濕的、冰寒的心。

 

我憶起從前

金黃的麥浪在收割機下倒伏,

鼻尖混雜著各家菜肴濃郁的香;

我憶起從前

紅辣椒一彎一彎挂墜在葉間,

雪白的柳絮如睫毛般柔軟輕揚。

 

人們叽叽喳喳地指點江山,

挽起褲腳,挑起肩頭的扁擔。

看似偏僻的村子,

也有著獨特的熱鬧與喧騰。

每一扇門,

都曾藏著一段冷暖熬煎的過往。

 

花落花開,粥涼人散

時間染白了多少人的雙鬓,

亦沖淡了多少人心中的堅守。

鄉居的歲月是一缽黃金,

它讓黯淡的日子

流溢出璀璨的光芒。

 

一間間湮沒在黑暗裏的農舍

遠遠地走近,

又飛快地流逝過去。

我知道,

有些燈再也不會亮了,

有些人再也不會回家了。

 

遠處

傳來了熟悉的呼喚,

一切景致霎時融化入雨簾。

唯有

寥寥身影伫立坡頭,

漂泊的靈魂終于回到家園。

 

寻觅的車燈

是回家的祈願。

孤獨的原野

是鄉村的挽歌。

 

2018級2班 田瑞希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夢

像自由的孩子,

以大地爲塌,

以星空爲被,

聽溪水淺唱,

醉在那初夏馥雅蓮香。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夢

像失意的政客,

惜如水月光,

歎世態炎涼,

盼時光不逝,

憶峥嵘歲月難回首。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夢

像出征的戰士,

願征戰四方,

望建功立業,

折柳戍城外,

淚滿衣襟不言無奈辛酸。

 

夢醒了,

而我的,我們的夢

才剛剛開始,

在夢里,

我們都是逐夢的少年。

 

手機

2018級2班 劉揚和 

 

不大的屏幕卻招徕

青春爲你贖身

黑夜爲你失神

碩大的拇指

如此溫順

躲在被窩裏

在光的世界裏小心探尋

 

我愛你

但並不知道爲什麽愛你

我的心

被你牢牢鎖住

你是否也和我一樣

在黑夜中呼喊我的名字

 

你身上的灰塵

遺落在記憶裏

輻射著又一個天才的靈魂

 

大千世界

你只是我的路人

春去秋來

你卻是我的天空

 

多少年以後

不知道該不該

抛棄或遺留

若是再見

怕是丟了浪漫的天真

 

我所不能抵達的世界

2018級3班 钟欣彤

 

庄周夢蝶,

是周是蝶?

冷眼看穿世事,

在濮水旁閑釣。像一輪明月,

守護著天空與家園。

 

這是令惠施向往的,

淡然清淨的世界。

無奈追尋一生,

卻只是遠遠地看見

莊周的一個背影。

 

曾幾何時,也想活成莊周的模樣,

怎料最後都一步步,

變成了惠施。

 

背上小小行囊,

留給世界一個背影。

可沿途太多質疑,

已葔粢无法,

繼續負重前行。

孤獨,和成長,

必須做出選擇。

 

盡管那個世界或許我永遠無法抵達,

那也應該孤注一擲放手一搏。

尋不到濮水,

那就尋一處安靜的角落;

化不了蝶,

那就先化作繭。

 

那个我所不能抵達的世界,

或許有一天,

將觸手可及。

 

瞳孔之內

2018級 3班 吳芪

 

我把

醉了一地的諾言

拼湊了一只深藍的瞳孔

 

記憶裏

你光著小腳丫

呆呆的看著我的眼睛

咦?那裏住著個人呢!

 

當星星慢慢枯萎

你披著一星塵埃

遠遠地望著我的眼睛

那裏…還會住著個人嗎?

 

轉身的那一瞬

幹裂的土地上

墜下一顆情絕的淚

 

我喜歡在時間的河裏打盹

2018級4班 張曦月

 

我喜歡

在時間的河裏打盹

去掉一首詩裏如錦的花簇

錦官城濕漉漉的早晟

慵懶地睜眼

細雨穿過柳條

潤物  滋苗

我喜歡

在時間的河裏打盹

風把城吹成迷離的眼

甯夏街巷的微風裏

太陽像跳出水面的魚兒

芙蓉  成千上萬

從枝條的邊界

弦誦  吟庭

我喜歡

在時間的河裏打盹

杜甫在沒有漏雨的茅屋

遙想塵世

雲煙翻卷雲煙

 變成江畔的石頭

望盡  千帆

我喜歡

在時間的河裏打盹

讀著西嶺紛飛的雪花

千裏江山閱盡

五千年走來的神女

玲珑環佩

冬天洗盡征塵

神鳥飛旋

 

 

借我

2018級4班  鄒翰秋

借我貪歡

借我青年的悲喜

——暮年的冷暖

借我一張山丘的側臉

我有劍

便要用劍,在這溝壑上

刻出歲月扭曲的眉眼

 

借我執拗如少年

借我十九的憂愁,三十九的莊嚴

借我落落大方的溫情

輪廓分明的冬天

借來烈酒,

燃燒了自己

把我身體的光亮ー一一

就著雪花,把詩意鋪滿人間

借我少女的瞳孔

借我初春的露水與盛夏的曜石

借我不因後天改變的先天;

借我新婚的良辰

借我素淡的世故与安眠的夢

還得借我所有循規蹈矩的今天和明天

 

再懇求你——借我一句

借了卻不必還的諾言。

 

 

 

曲中曲

2018級5班 羅馬铮铮

 

聽雨,聽雨

落燈花棋未收

半昏半明時相思最苦

一葉葉,一聲聲,點滴不盡

梧桐樹,三更雨,都上心頭

 

尋梅,尋梅

冬前冬後人煙稀

溪北溪南履浸霜

孤山上,冷風來,攜一縷幽香

銀裝素裹,缟袂绡裳

冰雪凝殘照,勝白梨蕊三分

孟訪灞橋,林隱蘇杭

依然淡月昏黃

 

駐足在月華初綻的春晚

哒哒的馬蹄聲乘風而至

檐掩花容

簾遮玉影

眉尖春光乍泄

不似春光,勝似春光

 

閑倚在清幽的平山祠堂

一城秋雨豆花涼

風起,雲湧,天光破

曾記鏡湖上踏浪而歌

風斂,雲收,荷香滿

人語蓮,蓮護人

 

身居于簡陋的竹籬茅舍

尖風薄雪難摧赤誠

殘杯冷炙難涼熱血

枕上碟如夢,杯中影似蛇

繁花三千總被雨打風吹去

 

泛舟于曲韻的漫漫長河

掬一捧清涼,萬千光華盡收眼底

飲一瓢余興,百般辛辣皆入愁腸

雜、散、俗、辣是你的風采

元代下層士人的精神是你的脊梁

韻裏埋藏了整個時代

 

成長

2018級5班 魏亭舟

 

小時候,

我總是坐在窗旁,

仰望著澄澈的蒼穹,

似要用稚嫩的眼光,

來傾訴我的向往;

 

長大後,

我總是坐在地上,

注視著潔白的畫紙,

似要用生疏的畫筆,

來描繪出我的衷腸;

 

後來啊,

我總是坐在桌旁,

凝望著充滿符號的紙張,

似要用激烈的筆體,

寫下我的希望。

 

 

 

2018級6班 譚俣枭

    

那是一束經久不衰的日光

充斥着孩子成長时的慌张

掩埋著老人回憶時的感想

嫩葉忙著許下自己的願望

落木忙著整理自己的惆怅

 

一躍而出的青蛙回到井旁

努力還原天空狹小的形狀

小溪曾經欣賞大海的流向

在嘗試地進入後獨自離場

重奏立意在經曆後的樂章

 

當馬車的印記被汽車踩傷

當黑白的屏幕被色彩包裝

當平房擡頭仰慕鋼筋生長

你是否還能觸摸舊時瘋狂

你是否還能贖回童年想象

 

趕到渡口的旅人盡量匆忙

卸下行囊遲鈍地回頭觀賞

那是一束轉瞬即逝的日光

 

     

 

 

我們

2018級6班  姜晶菁

 

穿過風

穿過牆壘

穿過荒蕪地

穿過逼仄罅隙

穿過鹹澀海風浪

穿過波瀾深處虹霓

 

笑淚爲籌碼

打開日月幽徑

平沙荒野疾行間

並無風呼雨嘯

眉眼藏繁星

 

忽聽百折千回的腦際誦詩四起

共振出心髒 撞擊胸膛

堅定的聲音

 

2018級7班 羅唯嘉

 

提起畫笔

想畫下世界的五彩斑斓

摊开畫纸

思緒卻翻不起一絲波瀾

 

我畫下一只小鸟

它撲騰著翅膀

卻怎麽也找不到地方落腳

我將它抹去

 

我畫下一棵大树

她無助的瞭望

卻怎麽也遇不到一個依靠

我將它抹去

 

我畫下一片草地

它悠然地斜躺

卻怎麽也擋不住太陽的烘烤

我將它抹去

 

而当我放下畫笔

鳥兒在枝頭上吟唱

大樹在綠茵上伫立

而在這之下芳草淒淒

 

那本應存在的美好

何止一二

大片的美好

何止于心

 

我收好畫纸

靜默無聲

 

山下的教堂

2018級7班 肖宇多

繁花盛開的山坡上

野薔薇吐露著芬芳

山下有一座白塔的教堂

隱隱傳來聖歌悠揚

陽光透過琉璃的窗

晃晃悠悠散在臉上

新生兒那澄澈的眼

好奇地凝望

那屋顶上辉煌的壁畫

還有金色燭台下鮮花簇擁著的聖像

 

積滿落葉的山坡上

椋鳥啼叫得淒惶

山下有一座白塔的教堂

悶悶發出幾聲鍾響

隱約昏黃的燭光下

微微顫抖著緊握的手掌

獻上最後一束鮮花

遠處的枯树下

新添一處墳茔

將生者的眼淚一並埋葬

 

白雪覆蓋的山坡上

只聽得瑟瑟風響

在雪中,它靜默地伫立

那塔頂的鐵窗

有蒼老,而安詳的眼光

像極了冬天的雪花

山頂的月光

 

打開窗子

2018級8班 蔣謹謙

 

一生能有多少

落日的光景?

沈醉于海上

如一滴遲緩,遲緩的淚。

——你卻拿起筆杆

一疊疊習題

 

一生能有多少

百靈的輕吟?

飘然于夢间

恰一首古舊,古舊的歌。

——你卻戴上耳機

一首首歌曲

 

一生能有多少

滿樹的綠蔭?

吹蕩于風中

何時落的,無聲……

——你卻低下頭來

面对着手機。

 

推開窗,

也許你從不會拿起筆杆,去記錄夕陽的壯麗。

也許你從不會戴上耳機,去聆聽大自然的歌曲。

也许你从不会拿起手機,去拍摄生命的绚丽。

 

打開窗子,

擡起頭來,

這一切

春暖,花開。

 

2018級8班 浦蓥芝

 

盈亮的陽光嘎吱作響,

雲朵貼著屋頂緩慢地飛。

在樹下

將瑣碎的日光拼湊,

伴著草葉的呼吸聲,

酣然做一个甜蜜的夢。

 

白晝沈睡于夜晚,

星子又成群結隊,

在夜裏睜開眼睛。

而我

悄悄地接近,

堆砌在角落的月光,

輕柔捧起,再

在湖水裏漂洗

月色在水中輕吟,

銀練嶄新。

 

時間走了

2018級9班 王琅儀

 

秒針一走,

就是一分鍾。

還沒反應過來,

便被留在了原地。

 

分針一走。

就是一小時。

從不爲我停留,

不留下一個背影。

 

時針一走,

就是一整天。

堅定向前奔去,

追不上也夠不著。

 

我們,

在不同的時區。

 

時間走了,

走了;

我,

也走了。

 

青春

2018級9班 張仲謀

 

青春是水,是正在東逝的水。

青春是柴,是正在燃燒的柴。

青春是風,是正在弄舞的風。

 

水是淹沒莊稼還是滋潤土地?

青春是創造輝煌還是甘于沈默?

柴是助長災害還是完成使命?

青春是無悔逝去還是滿懷淚痕?

風是助長浪頭還是幫帆過海?

青春是造福人間還是贻害萬年?

 

這是分秒計算的青春,

這一去不複返的青春,

需要你,需要我,

在生命長河中去創造最輝煌的青春。

 

   

2018級10班 陳昱霏

春風

拂面

你的影子

打在我的身上

越伸越長

忽隱忽現

 

陽光

穿透

我的目光

停在你的臉頰

越來越黯

若即若離

 

終究是

無法趕上你的步伐

在我決定的那一刻

注定

分離

 

獨坐

哀歎

腦海裏

關于你的回憶

越埋越深

不願想起

 

伫立

凝望

在岔路口

你的背影

越來越淺

消失不見

 

原來

命運

你和我終究

隔著一條鴻溝

一條我無法跨越的鴻溝

 

但願你在別處

仍萬衆矚目

而我停在遠處

注視著你的成功

祈禱

能被你記住

 

不過

我會把你淡忘

因爲

青春不是命中注定

而是陰差陽錯

 

你,在哪裏?

2018級10班 李琳春

你,在哪裏?

 

泗水濱畔燕尾裁柳隙,

稻花香裏蛙聲和蟬鳴,

小橋流水西風問瘦馬,

雪壓冬雲萬花一時稀。

我問他們,

你,在哪裏?

 

绫羅托起長安,

茶香飄到樓蘭。

小姐在畫楼上绣牡丹,

書生筆底二十四骨傘。

我問他們,

你,在哪裏?

 

鴻雁馱了稻香還,

黃河水蕩開了蓮蓬船,

青稞搖落了高梁子,

蛐蛐奏響了玉門關。

我問他們,

你,在哪裏?

 

長街鋪滿虹霓,

鵝毛不遠萬裏,

難忘今宵婵娟在,

天涯海角子孫齊。

我問他們,

你,在哪裏?

 

我踏過南北,踱過東西,

我走過四季,問過古今,

我問他們,你,在哪里。

你,在哪裏?

你在,哪裏。

 


下一篇:高2018級诗歌创作特等奖作品
COPYRIGHT (C) 2011 成都树德中学版权所有 树德中学信息中心设计制作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甯夏街樹德裏4號 備案序號:蜀ICP備18007720號 郵政編碼:610031 聯系電話:028-86630297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412号
樹德中學微信公衆平台